Ella的小猫

时光白驹过隙,往事时过变迁。汝若笑靥如花,吾便微光驻心。

【朝耀】晚安吻

*自由摄影师朝x咖啡屋老板耀

*时间在两人交往后没多久

*性格把握不住,ooc

*人称奇怪

*小甜饼

以上OK吗?

↓↓↓


    柯克兰先生靠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他望着满天繁星,不得不再次感叹这个小镇的风景怡人——这样明朗的天空在伦敦可是看不到的。

    他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回房间洗个澡,余光却扫到了楼下花园的躺椅上——那里有一位亚洲人。亚洲人平日里用橡皮筋束起的长发现在松散下来,披在椅背上,柔顺又乖巧。他的呼吸均匀而平稳,看上去已经与周公会面去了。

    于是柯克兰先生停下了脚步。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暗暗批判着王老板可真不会照顾自己,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视线停留在王老板身上已经很久了。

    他转身下楼。拖鞋与木地板之间碰撞出的清脆响声回荡在屋内,但这声音的音量却明显的比平常要小得多。十二级台阶的距离充其量只需要短短半分钟,所以当柯克兰先生轻轻推开花园的门时,王老板的睡颜便肆无忌惮地闯入柯克兰的心里。

    扑通。

    忙碌了一天的小镇终于随着月亮高挂枝头逐渐归于寂静,藏在层层叠叠的林叶中的蝉又吟起了夏日的诗篇。清风追逐着蝴蝶,在草地上撒下一片窸窣的声音。世界仿佛被噤了声,仔细聆听着大自然演奏出的交响乐。

    扑通扑通。

    月光撒下的皎洁落在青年看似的清瘦的身躯上,使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清丽,可也并不会遮盖住表彰着健康的红润脸庞。嘴唇透着粉红色,嘴角在月光的反射下隐隐约约有些晶亮。没有多么神圣,但蕴含着几分温馨。

    扑通扑通扑通……

    柯克兰突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心率快得不正常。在这一刻,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拥有停止时间的能力……

    是的,他有!

    意识到了什么,柯克兰急忙拿出他的摄像机。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他就像是被什么指引着,极其自然地找到了最好的角度。“咔嚓”几声。这才长吁一口气,痴痴地翻看起刚拍的照片。

    或许是被莫名的气氛影响,或许是被一阵凉风侵扰,又或许是同一个姿势躺太久了,王老板不太舒服地动了动,似乎想翻个身。

    察觉到动静的柯克兰先生这才从美色中把自己拔了出来,想起了自己下楼的目的,不由得泛红了脸暗骂自己一声失态。

    将自己的老搭档放好,柯克兰走到了躺椅边。颇有掩饰意味地轻咳两声,柯克兰一边告诉自己只是为了将绅士文化发扬光大才不是担心有人感冒,一边小心翼翼地将王老板横抱起来。

    柯克兰先生十分担心王老板会突然睁开眼睛,但事实上老板的睡眠似乎深得很,并没有醒来的迹象。随着惯性,老板的头靠在了先生的颈窝,柔顺的长头发这时则变成了调皮的孩子,挠的柯克兰身上痒痒的,心里却暖暖的。

    柯克兰将王老板送回房间,把他放在床上。王老板刚躺上床就好像找到了归属,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呻吟,一下子就钻进了被窝里。无奈的柯克兰只好再替他掖好被角。

    “这下保姆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柯克兰真心捏了一把汗。看着自家恋人憨态可掬的、毫无防备的小模样儿,绅士大人压不住某些念头了。他眯了眯眼,像是自言自语:

    “那么接下来,就是男朋友的任务了。”

    柯克兰伏下身,单手撑住床头,在洁白的床上撒下一片阴影。两唇相贴,却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程度,但这已经足以让绅士大人重拾羞耻心。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柯克兰先生顿时从脖子红到了耳朵。那种不知所措的心情又来了。不过看着王老板熟睡中有些泛红的脸颊,柯克兰先生最终还是轻轻道了声:

    “晚、晚安。”

    离开的脚步有些杂乱。当房门静静被关上后,床上原本乖巧地平躺着的人突然将自己整个捂进了被窝。

    “……这个笨蛋。”

评论(2)

热度(31)